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郭沫若晚年文学上学术上政治上人格上败笔连

2018-11-05 09:13:52

郭沫若晚年文学上学术上政治上人格上败笔连连

人物名片

郭沫若原名郭开贞,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之一。代表作有《女神》、《地球我的母亲》等,并发起成立创造社。抗战期间创作了《屈原》等历史剧。解放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、中国科学院院长、全国文联主席。

1958年4月21日《北京晚报》发表了一首诗:《咒麻雀》。诗云:

麻雀麻雀气太官,天垮下来你不管。麻雀麻雀气太阔,吃起米来如风刮 《咒麻雀》直白浅露,一点诗的意境没有,至多只能算作打油诗。而它的作者,竟是新中国头号文豪郭沫若。根据毛泽东的号令,当时全民动员围剿麻雀。时任中国文联主席、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,便带头创作了《咒麻雀》。遗憾的是,类似的败笔,甚至比这更大的文学上、学术上、政治上的败笔,在这位文豪的晚年不断地出现。个中缘由,发人深思

1、

为何从持论公允到 扬李抑杜

这样的打油诗,郭沫若并非偶一为之。众所周知,着名的打油诗集子 《红旗歌谣》,主编即为郭沫若和周扬。1958年国庆,郭沫若又写了一首 《宇宙充盈歌颂声》。诗云:

广场浩荡人如海,丰碑巍峨天变矮。人间出现双太阳,天上地下增光彩。

这首毫无诗味的 诗 长达191行。至于郭沫若为歌颂大跃进而写的《百花诗》,许多地方连语言流畅都没做到,更惨不忍 读 。曾经写出《女神》的诗人郭沫若,在他的后半生中,只能写写这样的东西。纷飞的想象、澎湃的激情和对事物的深入探究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郭沫若同时也是着名学者,在文学、史学等领域堪称权威,着作等身。可在他的后半生中,再无巨着问世,倒是在 文革 期间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了他的新作《李白与杜甫》。其中 扬李抑杜 的倾向,一望可知。在此之前,郭沫若对李白、杜甫本来有过公正的评价。

1953年4月,郭为杜甫纪念馆的题联是:

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

1963年春,郭为李白纪念馆的题联是:

酌酒花间磨针石上倚剑天外挂弓扶桑

那么,郭沫若为什么要突然180度大转弯呢?

这就要说到毛泽东。众所周知,毛泽东喜欢 三李 (即李白、李贺、李商隐)的诗, 三李 中又喜欢李白。对杜甫的诗,毛泽东一向不甚喜爱。1958年1月,在为大跃进作舆论准备的南宁会议上,毛泽东说: 光搞现实主义一面也不好,杜甫、白居易哭哭啼啼,我不愿看。 在游杜甫草堂时,毛泽东以不甚欣赏的口吻,说杜甫的诗是 政治诗 。毛泽东尤其不满学术界 扬杜抑李 的倾向,要翻这个案。一位70年代参加《辞海》中国古典文学条目修订的学者回忆,他听复旦大学教授刘大杰说过: 毛主席之所以有扬李抑杜的想法,那是因为前人对杜甫的诗注家太多,号称 千家 李白的诗注家太少,同为大诗人,注家相差却如此悬殊,觉得有点不平,而在他看来,李白诗的成就与价值又并不在杜诗之下。

一向紧跟毛泽东的郭沫若,便响应号召,写了扬李抑杜的《李白与杜甫》。

木工裁板锯
楼宇对讲
能源管理系统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